和记娱乐

和记娱乐

2018-08-18 14:58

  通过比拼小分,新浪网一队周游、刘宇包揽个人冠亚军,云比赛队的林斌获得季军。

  前两天张大鱼说有个朋友要从西安过来,我一问,原来就是在微信群里执着地约我们这群不会打麻将的人搓麻的艳艳姐。

叫艳艳姐其实有点过分,跟咱也就差不多大,但是这是张大鱼微信里的备注,所以这个锅张大鱼背定了。 前几天带着艳艳姐去了卡尔罗,就是超级无敌可爱的古再丽常说的“风里雨里,卡尔罗三号桌等你”的那个卡尔罗。 也不知道大脸古再丽的支教生涯怎么样了,也不说在朋友圈汇报一下。

卡尔罗的环境挺好,重点是服务员小姐姐简直就是迪丽热巴级别的小仙女,笑起来甜甜的,眼睛里好像有光,就像大话西游里紫霞眼里的那种光。 王子石一直撺掇着让我去要微信,就我这怂胆,快算了吧,但是慧洁一定要记得让他回家跪榴莲,你忘了的话我再提醒你一下。

而西安人民艳艳姐体会了一把子新疆冰激凌,新疆烤肉、新疆辣子鸡,忙着拍照,也没吃多少,估计也是被我们大沙雅的饭菜的分量吓到了。

今天我们业务考试,考完以后张大鱼说要带我们去塔里木,刚好叶子在那里驻村。 嗯,叶子不是我,由于我这个姓和我这个性格,没人叫我叶子这样好听的名字。 给自己挽尊。

于是我撑着我刚值完班的、裸考了异常重要的业务考试的、身心俱疲的躯壳,挣扎着坐上了张大鱼开的车。

要知道,塔里木在我的心里就是和烤肉挂钩的,就像大盘鱼至于英买力,抓饭之于海楼。

外地的朋友如果不明白啥意思,我这么说你们大概就懂了:香梨之于库尔勒;红富士之于阿克苏;大虾之于青岛。

这两天张大鱼疯狂地给西安人民艳艳姐安利我大新疆,艳艳姐老说我们是新疆的亲人,这称呼忽然让我想到民族团结一家亲是怎么回事?我果然是一个合格的德育工作者。 我们驱车四十公里到达塔里木乡政府给叶子打电话问她驻的村在哪。 我大概瞅了一眼8条通话记录,从第一个电话到最后一个电话我们找到她,中间间隔50分钟。 我再次对“不到新疆,不知中国之大”这句话有了切身的体会,这还只是新疆的一个小小的县啊,西安人民艳艳姐,爱我们,你怕了吗?  见到叶子我们问去哪里吃饭,她说带我们去吃一个汉餐。 汉餐?那我的烤肉。

。

。 。

。 。 张大鱼问月亮湾在哪,我对月亮湾在哪一点也不感兴趣,我感兴趣的只有那里有没有烤肉。 从前只是听过月亮湾,太阳岛倒是在胡杨节的时候去过一次。

那时候人太多了,吃没吃好,到处都是拿着单反拍照的人,我觉得也就那样。

于是我也就不太期待月亮湾。

  叶子很快要到了老板的电话让他提前做准备,工作起来要是有这效率,升职加薪指日可待,叶子,我看好你,你加油,以后我好抱大腿。

然后我们又坐车坐到绝望,张大鱼开车开到崩溃。 但是到了地方以后,我的脑子里只有两句话。 大漠胡杨尽秋色,胡杨深处有人家。 现在不是观赏胡杨最好的季节,天还不够冷,树叶都还没有黄,要不然想必更好看。

它叫月亮湾,是因为一湾塔河水绕着中间的胡杨林旋转跳跃。 胡杨林、塔河水都经历了千百年,它们眼看着这世间的沧海桑田,而我们对于它们漫长的生命,真的如同蝼蚁。 我当时站在岸边就在想: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除了风景,作为一个沙雅人,好多东西我竟然第一次见,对此十分惭愧。

用胡杨树干当烟囱、用烧下来的黑炭去烤鱼、烤鱼因为鱼太鲜嫩了竟然烤出了白色的浆汁,烤肉用的红柳竟然有我的中指那么粗······简直刷新了我的认知,我感觉不是带西安人民艳艳姐来感受大新疆的风景民俗的,是带我来的。

对我的种种无知,我们花花表示了不屑,我不服。

我不信只有我一个人没见过。 西安人民艳艳姐来新疆之前嫌弃羊肉有膻味,来新疆之后,婴儿拳头大的烤羊肉吃得很欢实。

西安人民艳艳姐,新疆,是一个你来了就不想走的地方吗?    我前一段时间还在感慨,护照没有用武之地,办了这么久都还没有用过。

现在想想,我还是先把我们新疆转完吧,单是我爱的、待了这么多年的沙雅,都给了我如此大的惊喜,其他地方,真的拭目以待。   然后出疆第一站必定就是西安。 我艳艳姐诚挚地邀请我了。

我想在西安的古城墙上走走,感受一下历史的厚重感。

西安对于我最大的吸引力就在于它的历史。

  然后是长沙。

火宫殿的臭豆腐、各个小店的口味虾。   然后是北京。 故宫、南锣鼓巷、四合院。   然后是厦门。

文艺青年心中的圣地。

虽然我是个伪文艺青年。

  然后是重庆。

山城的路和山城的火锅。

  然后是成都。 想在玉林西路走一走,看看是什么样的南方姑娘让民谣歌手念念不忘。

  然后就再说吧。   有生之年,留些念想。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